• 回归

    Nov 17, 2012 | Tag:

     

    不好意思。

    我回到原来的地方了。

    害怕特殊时期的限制,所以我离开了。

   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lifeofjinzhen

    谢谢长达一年的陪伴。

     

  • 我就是这个样子啦

    Nov 9, 2012 | Tag:

          练习场有个服务员,一天到晚笑嘻嘻的,每次我盯着他,他笑得更灿烂,我也跟着他笑,傻傻的、发自内心的。我犹豫了几次,下午我忍不住问他。"你为什么每天笑得这么开心?" 这个问题问得可能有点突兀,但是我已经憋了好久了。他愣了一会儿,好像有些不好意思,吞吞吐吐地说,"我就是这个样子啦。" 我说,"哦,这样挺好的。" 

          他给我倒完球,离开的时候跟我说,"忘掉不开心的事情,只记住开心的事情。"  

          "我就是这个样子啦。" 我很喜欢这个回答,后面的补充其实是多余的。 有些人就是具有这方面的天赋,是与生俱来的,跟那些天天读着修身养性的书,竭尽全力让自己乐观一点,开心一点的人,是有差别的。

          也许,我不是天生的乐天派、开心果,但是从我不断追求向善的倾向来看,在我遗传基因当中,乐观远远多于悲观。只是需要好好、多多发掘一下。

  • 没有遗憾

    Nov 8, 2012 | Tag:

    刚才看了看以前的邮件,眼泪哗啦哗啦掉下来了。

    怀念一些人,还有一些事。

    今后肯定还会有许多美好的回忆。

    但是单靠已有的回忆,我想,我可以活一辈子了。

    没有遗憾。

    谢谢你们。

  • 中国是一个好国家

    Nov 8, 2012 | Tag:

    中国是一个好国家。

    还没交暖气费,热腾腾的暖气,温暖了我的心,我的身体。

    凌晨四点,感觉不到一丝寒冷。

    有时一种主义是蛮好的,如果这种主义造福所有人类的话。

    在这一个特殊时期,我想,特别表示一下我对这个国家的感谢。

  • 特殊时期

    Nov 7, 2012 | Tag:

    早上打开博客,受到这样的信息。

    亲爱的用户:

      因接到有关部门通知,即日起至11月20日,用户博客页面暂停显示新发布的日志,用户可在后台正常发布和编辑日志内容,新发布的日志会自动保存为隐藏状态,待11月20日后隐藏状态的日志会更新显示至用户的个人博客页面。
      由此给大家带来的不便,我们深表遗憾,特殊时期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支持,谢谢!

    接到有关部门的通知,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一个部门。

    也好,起码可在后台还可以继续唠叨。

    但是心里有点不安,博客大巴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非常低调,不会就此停工了吧?

  • 四个电影

    Nov 3, 2012 | Tag:

         下午我们被大雨"困"住了,托"雨"的福,痛痛快快地一下子看了四个电影。

         《禁闭岛》,电影从开始到结束,一直都处于比较紧张的状态,压抑,向来喜欢被导演牵着鼻子走的我,毫无防备,傻傻地等着导演的句号。电影结尾字母都走光了,我还在那儿等。我所期待的句号一直没有出现,而留下了一连串的问号。就像好多豆瓣网友说得那样,故事可能至少有俩结局,他们说得头头是道,但是我还是觉得男主人公不是那里的患者。你一旦判定为一名精神病患者,不管你做什么,都可能被视为一种症状,类似三人成虎的故事吧。

         《甜心辣舞2》,电影一开始就身体不由自主地跟着她摇摆,富有动感,欢快。我一直都觉得,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,所以每天好多人都在犯同样的错误。第一次、第二次、第三次…,最好豁出去了,反正已经做了那么多次,无所谓了。知错就改,谈何容易!

         《与犯罪的战争:坏家伙的全盛时代》,每当看韩国的电影,都会意识到语言的重要性,很难想象光靠字母看这部电影应该是什么样的感觉。1990年代的韩国,一层层的关系,腐败至极,但是现在又谁敢说今非昔比?

         《车警官》,这是纯属搞笑的电影,东东觉得一点也不搞笑,毕竟每个人的笑点不同。我喜欢那种丑女大翻身,灰姑娘变成公主的故事。

  • 真正的礼物

    Nov 2, 2012 | Tag:

          一大早朴叔叔给我发了信息,问我晚上干嘛。我迅速地编了一个安排,正要发送的时候,他又发了一条信息,"晚上来我家吧。" 一般在工作日邀请我到他家,八九不离十家里有特别的事情。我问他,怎么啦?他说,今天是时亨[他的大女儿]的生日,我想把你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。我这记性!前两个生日我都在场呢…这是她在这边过的第三个生日。

          她们看见我们,非常开心,"老师,你怎么会在这里啊?今天不是有事情吗?" 两年前她们刚来的时候,我教过她一周汉语,那时的称呼一直没有改过来,还是叫我老师。不过她们才八岁和六岁,叫我姐姐也不合适,叫我阿姨也不合适,老师这个称呼正好。

          每次她们见到我们就特别High,为了表示感谢,吃完饭还跳了江南Style给我们看,她们跳得实在太可爱了,我笑得肚子疼。

          其实她们才是真正的礼物。

     

  •       这学期,我几乎每天对着论文、教材、新闻,去做必须做的事情。美中不足就是这些东西过于理性,死板,看久了,看多了,本来就缺少的人性快枯竭了,干瘪瘪的,简直就是一个僵尸。

          前天晚上,小崔送了我一本书,《活在时间之外》,是法顶禅师[在韩国非常有名的一位僧人]的随笔。小崔送过我好几本韩文书,不过她后来发现,我更喜欢看中文书,她在网上偶然看到有中译本,就给我买下来了。

          这本书的第一篇叫《相遇》,其中有段话是这么说的,"每天每夜,每个人都在市井的街道上忙碌奔波,不知道要去与什么人见面。如果没有生命的欢喜和感恩之心,那就不是相遇,而只是见面和社交。相遇,应该有求道般的肃静之心。"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所缺乏的正是"生命的欢喜和感恩之心",知道问题的所在,但是以忙碌为借口,迟迟不改,任性妄为。

          就像小崔在她的博客里写的那样,我们在做学问之前,首先要做一个好人,或,要做好一个人。这是最根本的。这是从小妈妈教导我的,而我却把它忘得那么地彻底,今天忽然被提起来,顿时让我感到特别害怕。

          其实我没有我自己说得那么无情、自私、狠毒、恐怖,我依然是那个容易感动、心里充满正义、动不动哭鼻子的那个我。我想做一个好人,我想做好一个人。

  • 究竟谁在无理取闹?

    Oct 31, 2012 | Tag:

          晚上去了东门外面的一家饺子馆,时间较早,客人不多。我们吃到一半的时候,两男三女进来坐在我们旁边的那一桌。他们乱哄哄的,一下子打破了餐馆里少有的那份宁静。

          其中一个女生的嗓门尤其大,她突然问她坐在旁边的男友,"游戏重要,还是我重要?"我在心里偷笑,不是嘲笑。我都听见了,她的男友却对此不理不睬。她用天津话再问了一遍,"游戏重要,还是我重要?"

          他脸上带着不耐烦、不可理喻的表情,吼了一声,"你这简直就是无理取闹!"

          女生满脸的气愤和委屈。

          听到这句话,当时我很想告诉他,"我觉得,是你在无理取闹!"

          "谁更重要?" 这个问题有时确实无聊,就像那些"你爱不爱我?你想不想我?"的问题。不过,无聊归无聊,好些女生不厌其烦地都在问这个问题。她们也许是在撒娇,也许只想确认一下,需要一个"你真傻,这个问题还用问,当然是你了。"类似的回答,说的时候,最好带点充满爱的眼神,抚摸她的头发或者捏捏脸颊。情侣之间,这不难吧?她又不是让你给她买你可能永远买不起的驴包,只是想听一句话而已嘛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这也很难说,有些女人确实很烦。

          我想,女人最好少问这么无聊的问题,还有一些男人。你的感情假如需要这种反复的确认来维持的话,这种感情何必继续?有时,甜言蜜语是少不了的,但是它们经常说谎,久而久之,还是一个结果。如果你需要确认他或她还爱不爱你,我想,问题就已经出现了。有时只是一时的不确定,那就看对方的眼睛,尽在眼里。

     

  • 重新学习汉语

    Oct 30, 2012 | Tag:留学生活 汉语

          昨晚给世民[韩国小孩儿]上课,她说,她这周在忙着准备考试,没写日记。她明天考HSK(汉语水平考试)书的内容,帮她一起复习。陪她看着看着就郁闷了。

    1. _____我们一直没联系,不知道他的境况如何。A 将近十年多 B 近将十年了 C 将近十年多 D 将近十年了

    2. 看上去她很年轻,也就_____。A 三是前后 B 三十内外 C 三十左右岁 D 三十上下

          昨晚我在微博发了这两道题,当时感觉比较迷糊,尤其是第一题,感觉ACD都说得过去,但是答案只有一个,是D。第二个问题,答案当然是D,但是感觉C也可以。类似这样的问题超多。有些错误的说法,我们在口语中经常使用,如果不是什么严重的语法错误,我们都不会觉察到。但是很多学汉语的留学生对这些挺敏感的,他们会挑出错误的用法跟你说,"我听好些中国人都这么说呢!" 

          最近总是有很多机会去教韩国人汉语,在他们的眼里,我的汉语水平是遥不可及的。但是,有时他们问的问题,我回答不出来,比如,"原来"和"本来"的区别是什么?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。后来在网上查了查,讲得一目了然。以前总是给自己找台阶,说是,我知道它们的区别,就是讲不出来。但是后来发现你讲不出来,就是不知道。你知道的东西,你肯定能讲得出来。这个不是缺乏经验的问题,是因为我确实不太清楚,所以讲不出来。

           以前总是觉得,生活没有必要那么较真,包括学习也是,所以当年跟企鹅娜一起学习汉语,当她试着把每句话说得都要完美无缺的时候,我心里想,'何必呢?语言嘛,能沟通就醒了。' 但是近两年以来,我开始反思,总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。有些事情,确实可以马虎,没必要那么费心机,但是生活当中还有好些事情,是我们需要认真对待的。

           我要每天抽出一点时间,重新学习汉语。